当前位置:  普贤书院收藏本页联系我们 
 
站内搜索
 
圆霖法师讲故事之《与梦参老法师的往事》
[故事集要] 文章来源: 本站  发布时间: 2018-10-14 浏览次数: 1497

圆霖法师讲故事之《与梦参老法师的往事》

 

咱们国家有个梦参法师,我给他当过侍者,(后来)就因为一句话说得我不跟他了,他说:“你这个圆霖啊!只能干粗活和脏活。”这句话说得我伤自尊了,就走了。

我曾经跟大家讲过这段故事,在大堂吃饭,南方(上海)小碗这大(手势),小碟才这儿大(手势),东北盘这么大,像锅似的,大盘,上海盘才这大,还一点点菜,饭也少,上二十个菜,不如东北上五大菜,东北上汤菜,大盘子这大(手势),吃也吃不了,东北人实惠,福报大。咱也不懂得,涮筷子的水,人家都拿勺涮涮,我也不懂,也拿勺子涮涮,舀一勺喝了,梦参法师(看后)踹我一下,我寻思是让我多喝点,又舀一勺子喝了,脑袋愚痴不懂得,(当时)给梦参法师气的不行了。再说一个(笑话),这饮料,当时叫“一拉罐儿”,别说喝了,都没见过,里面啥玩意都不知道,是高级客人待遇,现在咱这些小和尚不喜欢喝了,那时候还了得,高级客人带的,拿四个,都烫好了,给我了,让我拿到旁边打开,我就拿厨房去了,拿菜刀像启罐头似地启,当时不懂得那个别儿是拽的,(就)启一个扒开,启一个扒开……,桌上等得都不耐烦了,法师气得眼睛都翻了,也不好意思当场说我。完后,下来就说了我这句话:“你只能干脏活粗活!”我说:“师父啊!我是个穷人出身,我没喝过!”(法师说)“这不就是个别儿吗?一拽就开了嘛!还用刀启?”我说:“我在家启过罐头,翻过来看,也没有眼儿,就以为是用刀拉的。”也不能怪老人家生气。

梦参老和尚今年100来岁了,他得的是直肠癌,手术后把直肠拿出来,在侧面做个出口,他有个侍者,每天定时给他挤大便,一遍或两遍,洗完后再放里。他讲《行愿品》讲得好,就这样身体状况还在五台山讲法,二十多年了,今年快100岁了,看上去红光满面,可新鲜了,老庄严了!

人就是个缘份,后来,我都多少年没见过他了,有一回,吉林敦化(寺院)开光,好几十万人,他去了,我也去了,一共十个法师,我也是十个法师之一,我就给他磕头,当过侍者嘛!要有大有小,然后,就站在他旁边。当时,满天黑云,真是黑云压城城欲摧那样,那个主持是中国籍,美国人,原本请宣化上人来,结果没来了,是中佛协主持的,请的都是著名和尚,就我最小。由于梦参法师是倓虚法师、弘一法师的弟子,十七八岁就到印度等地讲法,文化大革命被斗,蹲三十年监狱,怎么蹲三十年呢?他本来判二十年,结果一来人,就叫人念观音菩萨,让人汇报了,最后,加到了三十年。现在,都这么大岁数了,又有这个病,可讲经语如钟声,现在还在讲法,你看,佛法有多大的利益!


当时,由梦参法师主法,他名望高,因为我给他当过侍者,所以,我在他跟前,虽然十个法师有我一个,我还是晚辈。他是直肠癌,下边封死了,在腰边肠子做一个导管,一使劲儿,屎就出来,他刚一说:“不虚开……”,还没喊到头,可能是不得劲,就随手把话筒交给了我,因缘嘛!我以为他叫我替他主法,是不是那意思我不知道,我就接过来了。那天,黑云压城城欲摧呀!就要下瓢泼大雨,那个市长说:“你们和尚都有神通,谁能把天叫开,我请客!”我把话筒接过来高声说:“不虚开!”“咵”天上云彩裂开一道缝,太阳出来了,全场轰动,可了不得了,两面信众高呼:“活佛,活佛,我皈依你!”那谁能叫开呀!我也不知道,我就和天有缘,瞎蒙呗!那市长带十二台越野车,拉着我去长白山旅游,住宾馆,要送一份珍贵礼物给我,就告诉银行行长,给圆霖准备一个珍贵的礼物!那时,还没有手机呢!第一代手机叫摩托罗拉,很珍贵的,(行长说)“手机是珍贵礼物!”“那就给他一个!”一万多块,我还不会使,别人教给我,使了好几年。从那以后,我就出名了,他把天叫开了!在归茗寺把天叫晴了,在凤凰山也是开光,黑云压城,我说:“大家不用着慌,八点钟到十点钟保证晴天。”那雨瓢泼似的,“哇哇”地下,到九点钟,天晴了,这样的实例很多,把天叫晴了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选自《法华经浅释(31—35)4》及《在归茗寺与居士的谈话》


          梦参老法师墨宝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

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
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
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
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