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  普贤书院收藏本页联系我们 
 
站内搜索
 
圆霖法师讲故事之《清泉寺记忆》
[故事集要] 文章来源: 本站  发布时间: 2018-10-02 浏览次数: 1881

圆霖法师讲故事之《清泉寺记忆》

     (清泉寺在辽宁省建昌县)这是什么地方呢?建昌三类地区的谷杖子,最穷的地方,我把庙接过来以后,建了庙,给这个地区带来吉祥,下面的老百姓开始富裕起来了,原来更穷,吃高粱米,我们记得,没有大米和白面,小米是细粮。我们来的时候,窗户都是透亮的,用石头砌的,可穷了。这块是一片大河滩,去年才把这路修上,一片大河滩,大水一涨,就得趟河过,没有道,往谷杖子去一道全是大石头,往瓦房子去也全是大石头,这是死胡同的地方。在我来的时候,一个老居士跟我说,这块有个庙,在喇嘛洞沟,估计住过喇嘛,原来有个小破庙,是文化大革命后期,老百姓用砖自己砌的小庙,塌了,(目前)这是我们重修的,恢复原貌,我来了以后,没有水,我说,没有水怎么修庙,我不能在这修庙,耳边就说,这不是打妄语,晚上躺那,耳边就有个声音,是个男的说的,三天后给你送水,等着吧!我醒了一看,这是做梦,想水想的!过了三天,就在这块,原来没有这个房子,是个大沟,都是草,我一看,怎么淌出水来了呢?我就顺着水找,找到咱们井那,石缝上,喷出一股小水,当时有两个和尚徒弟,一个叫果生,一个叫果仁,这个果仁就没有(果)生好,果仁有点潮拉吧唧的,当时,我们来的时候也没有种树,啥也没有,空空一片,就不到一间的小茅房,进去得低头,就这(大)点,吃的啥也没有。出了水之后,我就叫他们挖个井,我告诉他们,像上牙堂似的白石头有红线的地方就别挖了,那是水源,龙(的)上牙堂,结果那果仁不听,(多)造下一块来,挖坏了,这水就不能大了,如果他不把那龙牙石凿一块去,水就呼呼地,永远用不完,然后,我们先挖了一个小井,又挖了一个大井蓄水。从那以后,这清泉寺的水就治病,很多人来喝这水,都好了,胃胀病,这个病,那个病的,不能买,只能给大家喝,有功德箱,谁乐意扔谁扔,所以,清泉寺从那得名,从那时就来人了,都来打水,逐渐地兴旺。


说起来,清泉寺这个泉水给我们带来了吉祥如意,我倒不是八地菩萨,也不是罗汉,啥也不是,但是经书上讲,得够菩萨、罗汉来住世,地涌清泉,才能给你供水,龙王才给你送水,咱们虚云老和尚才出家,他猫的山洞里就没有水,现在福建的涌泉寺,就那个洞里,他家抓他,他就猫着,各个寺庙都看着,他猫洞里不敢出来,完后地里出水,他就喝那个水,后来,寺改名涌泉寺。咱们清泉寺(原来)没有清泉,因此得名,我把这个庙修完,就走了,我走了水就没了,三四年就没有水了,就干了,后来,我又来求菩萨,这么求,那么求,又出了,但水有量,一天就出那三桶,多了没有,够这个庙使用,所以,这个泉子有来历。明天大家都买个桶,走了都带点水回去,今晚就开始灌,因为你灌多了水就没了,或者明天开完光大家再灌,井里也可以灌,带回去一点,这个水好,绝对不是迷信,也有科学道理,咱们建昌这一带是猛矿、金矿,好几种矿石的出产区,经过这些矿石一沥,就有很多矿物质,就不缺营养了,就是这样的因缘,这是水的来历。


 另外,这个山有什么特点呢?这两个山洞,叫做天洞,我原来就在天洞住,原来没有房子嘛!那个小房子住不下,这个天洞叫狐仙洞,住狐仙。当时,我们来的时候,遭了很多的魔难,这个魔难到什么程度呢?不让修庙,咱也不说谁了,人都死了,事也过去了,说不好,就不让我修这个庙,谁告的呢?咱也不说谁告的,说了也不好,就别说名了。反正有一伙人,也应该说是出家人,联名写一封信,因为我是他们的戒师,他们知道我厉害,那师父要来,我们就完了,(居士)都上他那里去,就给我罗织罪名,告到宗教局去了,宗教局不分青红皂白,都是出家人,告你,肯定有问题啊!来了就阻止我,到什么程度?他们一上山,这原来是一个大坡,不管是吉普车还是摩托车,上山就停火,完后就推,推也推不动,派出所所长有道,看见有小鬼们往后拽,这个庙的这个房子(打手式)三起三落,第一次刚修到窗台那,公安局的、还有(文管)办公室的领导、派出所所长(都)来了,叮哐就给我扒了,那时,我们一分钱也没花,一分钱也没有,穷到啥程度呢?跟大家说,谁要是供养10块钱,我们就给他磕头,那时钱也很值钱,来看病的都是一块、两块、三块。扒了还说,告诉你,过两天来抓你。他们走了(我们)马上盖,咱们找的下面老百姓,没花钱,求人家来的,盖到齐梁了,快上梁了,又来了,扒,第二次扒了,他们走了我们又盖,快盖,把梁、房架都上上了,又来了,咱们的房架都是木头的,他们用大绳子拽,如果铆折了就完,他们走后,师傅们赶紧上去一看,说真是奇了怪了,一个铆都没折,我说,盖,叮咣又盖,倒上瓦时,又来了,这回来不扒了,说就来抓我来了,问:“你有房证吗?”我说我有,当时,谷杖子村的村长跟我特别好,他给我办了一个房产证,他也不知道后来找这些麻烦,村长给他撂了,我那时有点傻,问我有证吗?我说有,他们说是文化局的,问我,你有证吗?我说,有!建昌县人民政府给我卡的戳,请我来的。谁请你来的?文化局请我来的,拿证看看,他一把抢过去了,我就一把抓住他脖领子,他说你是出家人,我说:“出家人是惩恶扬善!”他上不来气了,后来给我了------,老艰苦了,三起三落呀!多亏建昌居士帮忙,通过好多渠道(疏通),最后,没再撵我们。


那年,我们没饭吃,(刚)来这,一个居士没有,那时候,人来到原来那个小庙前,拿着这么高的小香(手式)和两张纸,到佛前一烧,原来的佛像都没了,都是黑脸的,关老爷红脸都变成黑脸的啦!烧个香,磕个头就走了,上供的,买一袋饼干,最次的,一个地方扔两块,就走了。佛前烧纸,不懂得(佛法)嘛!我们在这住,气也受老了,原来有两个老居士,看这个庙,在墙角那有个大桶,三年前、五年前的高粱米,怕长虫子,用香灰拌了,煮也煮不烂,还不给我们吃,还数落我们,我们也不跟他们吵吵,挖两碗,煮也煮不烂,还得放碱,都有一股香灰味,老难吃了,还没菜,也没咸菜,啥也没有,就放点咸盐粒儿,放一大碗水,搅一搅,吃高粱米饭放点水,有点咸淡好咽下去,没啥吃的,我有个徒孙,天天捂个肚子喊胃痛,就这个生活条件,一床被子是建昌一个老居士给拿的,我们三个和尚盖一床被子,我在中间能盖着,两个在边上的几乎都盖不着,就是在这样条件下建庙,建昌居士都可见证,他们都来过,都赞助过,没有被子盖,(我)在这个山洞里搭个小炕,晚上,老鼠竟往被窝钻,我自个在那住,上面放块塑料布,小燕儿在我脑袋上(方)絮了个窝,小燕儿下崽直拉粑粑,我说,你也来欺负我,在哪不能絮窝,非得在我头顶上,还孵出来五个小崽,后来,我弄快塑料布挡上了,这可能是护法考验我,将近一个来月走了,窝(由于)返潮也掉了。


我们来在这个地方,那时候没有居士,后来,有个建昌的曹居士和我们四五个和尚,一起建庙,这房子都是我们自己建的,我有个徒弟通妙师,那时他16岁,那时的和尚谁能比了啊!16岁在下面背水泥,从下面背到上面,一次背一袋,16岁基本没长成,又吃素,后来把两根脊椎骨压碎了,差点瘫痪了,把我吓坏了,到锦州居士家养病,到现在还是个残废,那时,小孩都干活,起早起来就干,不顾力工,力工就是我们和尚,瓦工就是我们在下面找几个老头,给点饭吃,啥也没有,相当地困难,开始建昌居士不知道,我老多徒弟了,在外边,我谁也没说,我这个人非常要志气,穷则思变,别人说:师父,你给这些徒弟打电话帮帮咱。我说:不打,就咱们修,修不成就拉倒,就走。

这是个兔子不拉屎的地方,坐车老远了,得坐到瓦房子,从那徒步走到这里,不通公共汽车,没有路哪有车呀?我刚来那三年,要么坐车坐到谷杖子,从谷杖子往这走,就这么远,有一年长大水,这边的公路全冲开了,庙是个大山沟,下瓢泼大雨,钟鼓楼和山门都差点冲塌,我们这些和尚都跪着求观音菩萨,我们啥能耐也没有,天降大雨,找谁帮忙啊?

(后来)咱家有七八个和尚,上谷杖子去背菜,居士送到谷杖子,这边走不了车,菜背回来,茄子不用打皮,土豆没有皮,不是没有,都是揉的,一人背个十斤二十斤的,从谷杖子走到这有多远啊!所以,我们一天就有数量地吃几棵,后来,高粱米也不让吃,又没钱买,愁得没办法,我有个徒弟看我太瘦了,就上街买盒腐乳,他一天给我拿一块,一天只准吃一块,完事就藏起来,藏到哪里谁也找不到,后来,我的鬼徒弟一点一点发现了,他偷着一顿吃了两三块,你看多咸啊!都偷吃了,发现后他们俩打的不可开交,我说:“一个腐乳吃了就吃了!”就那么的艰苦,不像现在这样,现在这简直就是幸福到极乐了,老居士来,跟我们一样吃高梁米饭,老居士都舍不得吃,都回家去吃。后来,穷到啥程度呢?我上瓦房子买东西回来,一看秋天地里砍大头菜,心砍走了,叶子都在,那有干活的,我就去问一问,这地是谁家的?(回答)是我家的地,师父,你有什么事?我说:“那些菜叶子还要不要?”他问,你干啥?我想,这说干啥呢?说人吃怕让他笑话,我就说:喂鸡。他说:“你和尚还养鸡?”我说:在山上养点鸡。他说:“你要就给你吧!”我说:“我没有车啊!”他说:“清泉寺吗?我给你送过去。”我说:“根也别砍,连根也拔去。”他问:“根干啥?”我说:“做咸菜。”


用大马车拉了满满的一大车,拉来我就放这小房子后面了,我就告诉几个做饭的居士,谁都不许说,谁也不让去看,大头菜特老的不要,摘完炒了剁好,放点姜、油拌好,以后包包子吃,居士来了就包包子吃,香的不得了,临走的时候还说,师父,我给俩钱拿几个,我说,行啊!一有法会,一来居士多就包包子,但谁也不知道是别人扔的大头菜拌的,相当艰苦。

后来,冷了没有被子盖,建昌有个居士来了给我们这几床被子,才知道师父这么苦啊!然后,收徒弟,一点点地给我们送东西,我们和尚当力工,居士帮忙盖这个庙,咱们住的那个楼,是一个大沟,我把那块垫平了,盖的这个楼,前面天王殿的琉璃瓦是从北京买的,居士给送过来的,老结实了,然后,依次盖的这些。


清泉寺这个地方,确实特别有灵气,我遭难的时候,他们公安老抓我,我害怕了,动念头了,我说:走吧,别在这了,还没钱,还没吃没住的,走路这么远,还抓你,还受气,那是那时的和尚,要是现在得跑得光杆司令,(那时)一个都不走,就看师父的,我的老徒弟在这都持金钱戒,一分钱没有哇!谁拿一分钱,赶紧交出来,自己都一分钱没有,都跟师父一起坚持,后来,一点点发展,越来越好了。

最后,开光的时候,大庆居士来了,这个庙主要是大庆建的,之前,大庆每年保证给师父五千块钱,因为他小孩有病,大夫给判死刑了,他是文化局局长,也是个小官,我们给做佛事,这个小孩就起死回生地好了,他就说,我孩子好了,一年给你五千块钱,那时候五千块钱顶现在的五万啊!十多年来,一直每断,结果这五千块钱不要紧,从小官一直升,升成大官了,一下子调北京去了。


还有一个孟大富,今天下午跟大家讲了,现在变成了亿万富翁,也是我修清泉寺时候,当时修这个房子,没有水泥,也没钱买,我就上市场,原来有个老居士在市场,就去唠嗑,碰见他,他有点信佛,我就问:你家卖水泥吗?他说:卖水泥。我说:我想买点,买多少?买十袋二十袋的。你干啥用?我说:修房子,他说:那不够,要百八十袋的。我问:您能不能便宜点?我修庙。他说:师父,你回去吧!你修庙这些水泥我全拿了。我说:太谢谢你了。他就给我们送来一车水泥,然后,又给我们送点钢筋,这个庙的水泥都是他送的,最后,十多年再没见到他,这个人就没(机会)见面了。前年,有十多年了,他就到处找我,现在,他生意有多大呢?中国各大城市都有他的分公司,他还有矿山,有多少钱就别说了,他在杭州有好几幢楼,北京有好几幢楼。他竟做梦梦到我,说我是他的恩人,(然后)就可哪找我,后来,他辽宁有个服务站,就找到我(营口)庙了,问,你的庙有个叫圆霖和尚的吗?这庙当家的就是,他说,我得看看是不是那个,他见我还蒙头转相,我说怎的?他就给老板打电话,说,这有个叫圆霖的,年龄70多岁,长得什么什么样的。对方说,那就是,马上从北京开车就来了,晚上打电话,第二天早上就赶到现场了。

到庙来了,生大欢喜呀!说你有几个庙,我说有几个,都交出去了,还有两个,找个屋坐下了,他说:我老做梦梦见你,就想你啊!就说,你很需要我。我说:我想不起来了呢!他说,清泉寺我给你送水泥钢筋那个,我说:啊!我知道了,但姓什么我不知道了。他说:师父你需要多少钱?要什么东西?我说,我不需要什么。他说:你修庙不需要钱吗?我说是需要钱。他说:你需要多少说个数!这我就难住了,说多少钱呢?说少了张回嘴不合适,说多了在一甩剂子走了,这和尚真贪,一张口要这么多钱!怎么整呢?说个中等吧!六十万,六六大顺嘛!我心还跳呢,师父,够吗?嫌我说少了,那也不能再说了,我说:够,行了。他说:不够再找我。回家就给我打过来了。他说,修清泉寺你成就了我。当初就是在建昌开小水泥店的,一下子成就这么大的生意,十多年,你看清泉寺的护法有多灵。


我给大家讲清泉寺的灵感,这个地方救过老多有病的人,老多人有病有灾,我给治好了。

喀左羊草沟,有个男的背个小女孩,小女孩有六岁,不会说话,就在这观音菩萨面前跪下了,他说,师父,我小孩突然不会说话,能不能救?我说哑巴怎么救?他说会说话,去年春节,放炮冲,咣的一声,给小孩吓过去了,醒了就不会说话了。我说,完了,魂丢了,他说:能不能救呢?咱也没着啊!我说给你看看吧!就在观音菩萨这,我就一边念大悲咒,一边给他揪(喉咙),揪着揪着,小孩叫:“爸爸,回家!”就这么灵,他就磕响头,头都磕出血了,他说师父,我就拿来三块钱,走半道花了一块,我给你两块,我背着孩子回去了。我说:“不行”我留一块钱,你拿回去一块钱。他说,他家里炕席都没有,相当穷,老婆离婚走了,因为在家照顾孩子,不能出去干活挣钱,在家种点地,将来我好了,有钱了,在报答你!我说不用,你要来,我不在你就给这六臂观音磕头吧!

   我有个徒弟果生,建昌居士都认识,建这个庙他有一半的功劳,我经常出外,他在家,我看病,他下手治病,他有功力,治好老多病了。

(还有一个)原来葫芦岛市办公室主任的儿子,小名叫二头,他家有两个儿子,头一个得脑瘫死了,这个又得脑瘫,大小便都不知道,得他妈扒裤子,擦屁股,吃饭得用棍儿别开嘴,灌点奶,走道不会走,用人背着,病这程度。咱们(建昌)县长给我介绍的,“你就找圆霖法师,他能治。”

这病怎么能给我介绍呢!咱一看县长挺大的面子,对咱们佛教也挺支持的,治了一年多,好的跟正常人一样,后来,找了工作,那时候,一个月挣七百多块钱,找了个媳妇,也领来给我看了,长得还挺好,还生了个小孩,都抱来给我看,长得也挺好,老来给我送东西感谢!后来我走了,再也不来了。脑瘫能治好吗?这就是给大家举个例子,这样的例子太多太多了,举也举不完。


   天洞,我遭灾难的时候,刚才讲了半截,公安局来人说:“老和尚,你明天必须走,不然我就来抓你,你破坏山林,破坏土地资源,在这修庙(不行)”。后来找人去县里走后门说说,没再来。那时,天洞下来一个老太太,清朝时的打扮,带着帽子,穿小鞋,大神子,可漂亮了,还有三个年轻女的,还没等我多想,冲我笑一笑就没了,我心里说,这是仙人告诉你,别害怕。我那批小和尚真优秀,就那么吓唬都没走,就那果生对师父相当忠诚,什么苦都吃,天天干活,人缘可好了,给我执掌着这个家业,后来起魔障了,被他妈拉走了,现在还在(朝阳),居士也跟着去供养,不是一般人。

   那时,有好几伙人来抓我们,那年种花,出来两棵大烟,我说,这花挺好看,咱也不知道大烟犯法呀!后来,派出所来人说,你种大烟犯法了,把大烟拿走了,还照了相,要上报到市里,要么就拿钱,100500块钱,我说:“我没有钱”,后来,又找人说情要点东西,他到庙上看啥都拿,有一次拿了个带,到家就闹鬼了,他找别人看,说你得认清泉寺老和尚为师父,不然你这事不能完,他进屋就磕头,我说:“你这是干啥?”他说,我从你这拿个带,到家一放,不知念的啥,家里翻了天了,就不消停,弄出事来了。我说这好办,就收作徒弟,写个咒,处理处理就好了,从那以后,对我特别好,到处宣传,我师父圆霖怎么怎么好,有能耐!大铲飞起来就上树尖上去了……

  这个地方的护法相当起作用,我在家打坐一想啥,不到一两天,就给送过来,朝阳的居士常年供养我们。


   (今天)咱们大家来到清泉寺,你们也很幸运,这不是四大名山,我不是自吹,在我住过的寺庙里,最有感应的就是清泉寺,这里的护法神,这个洞里住老鼠仙,老人都讲,早先,在这养牛牛死,养羊羊死,文化局的在这住,半夜都给抬到沟外去,有毛主席语录的行,没有的就抬到沟外去,就这地洞。天洞,(有一次)来了几个大仙说:“师父,我们是专门来住天洞的”,我说不行。不听,住了三宿,满脸起大泡,吓跑了。还来一个和尚,说打坐住这,我看见他像疯了死似的,啊……跑到山门外走了。老多人了,我一个小和尚,小药童,丢了,在山上打坐,一天一宿,哪也找不着,没了,后来,早晨在那找到了,打坐入定了,找出来之后,我问他,干啥去了?他说,他们领我玩!我说,谁呀?他说:“那地方可好了,都是小孩,还有女的”,后来,有个老太太说,快给送回去吧!人家找呢!这不是故事,这里的老百姓都知道,清泉寺很有感应,我来清泉寺这么些年,没有流氓、地痞、癞子来清泉寺闹的,没人敢。

   后来,我走了,小行愿,身体也有病,就他领两个人守到今天,也挺艰苦的,把这个庙看管得也挺好。


清泉寺的故事,不是三天两天能讲完的,我们修那天王殿,老木匠骂我们,说吃的不好,没有水果吃……有一天,就在大梁上摔下来了,摔得嗷嗷叫,没摔坏,我去了,他说,师父帮忙拽拽我!我说:“你一个老木匠师傅,再还骂我们和尚不?”他说:“再不敢骂了!”连忙磕头,又买点供上,再也不敢骂了。当地居士、老百姓都特别好,很护持我们……大家到处参访,来到清泉寺,(世上)有苦就有甜,有悲就有乐,人世间就是苦忧哀乐所组成。清泉寺这个地方,大家看,这建一趟道,圆圆的山,你看不见门,自然就封闭了,叫怀中抱月。(古代)这个主持选这个庙址,是开悟的祖师,我到这来是续佛慧命。…… 这些深山古洞,历来都是住修行人,特别有灵感,这个地方,冬天也不冷,夏天也不热,很清凉,不用电风扇。我没来的时候,当地有个姓王的老百姓做个梦,说从黑水刮来一个艾蒿,到清泉寺就挂到树边上了,这个古庙原是老王家修的,特别虔诚,梦见艾蒿挂树上了,就知道有人来修庙,拿点纸到这来烧,噗的一声,飞上天空了,后来,我来了,来了就看中这个地方了,也没问青红皂白,就在这吧!这个庙,任何人都不能在这胡作非为,都不行,我们来后在这个庙住十几批和尚了,在这住的和尚都相当地修行,每天到晚上,这天洞是果生的,凡是屋都有人,拜经的、念经的、拜佛的都是人,早晨起来干活不用招呼,那批和尚都这样,现在他们都三十多岁了,四十来岁了,都是半大老头了,(当时)每天都是自己(上山)打柴火……

其中有个和尚叫通实,喀左人,一出家就在这庙,这和尚特别优秀,老实忠厚,他死了我哭了好几天,眼睛都哭肿了,我妈死我都没哭,他死我哭了好几天,我悔恨交加。这个庙的和尚过午不食,一是为节省粮食,二是为大家修行,全是过午不食,谁来都不吃饭,我也不吃,新来出家的、居士晚上不做饭,我看着,每天吃多少油都有数,没有嘛!

居士送来点干豆腐,少吃点,晒上,(以后)好再吃,他年青能干活,晚上饿得不行,想吃,偷着捏一捏,我看的清清楚楚,说:“谁”?他吓坏了,说:“师傅我错了”,我偷吃干豆腐了。这件事我一想起来心肝欲碎,当时,我说,都过午不食,谁让你吃东西?他说,师父,我错了,我多干点活,再也不敢了,就跪那了,干豆腐还在嘴里,吃又不敢吃,吐又不敢吐,我说,你吃了吧!这是大伙十方常住的,再不能偷了!他的故事太生动了,从来师父不带他出门,他说,师父,你再出门带上我吧!我说,带你干啥?也不会说话,笨吧拉机的!他虽然不会说话,人特别好!后来,他到如来寺,就得了病,由于各方面因缘,就不行了,我领他上沈阳去治病,大夫说:“他这叫败血病,破伤风引起的。”后来,临死的时候,在万寿寺,好几天不吃东西了,别人给我打电话,说他奄奄一息了,就不咽气,就等师父回来咽气,对师父就这么忠诚。此前,还有一个过程,他病重躺在清泉寺炕上,曾对我说:“师父,我今生不能陪伴您,我来世还来护持你!”大伙都围在身边,他说:师父,我就喜欢你唱的赞子,如果将来我死了,你去看我,你就给我唱个赞子就行!等我赶回来后,我问他,你吃饭了吗?他好几天不吃饭,他点点头,我说,给他做小米粥。我喂他半碗小米粥,他吃了,(完后)也不说话,也不会动了,他死了。


人一定要好好信佛,如来寺有个仙人洞,他来如来寺后,他老上仙人洞去,对这个洞有感情,他发过愿,说:师父,我死了,我上无极老母那做仙。他死的时候,人缘特别好,如来寺的老居士们,就像死了爹妈似的,哭得震天震地的,老感人了,我也哭了好几天,一坐在那就流眼泪,回忆他说的话,很后悔,在他死的时候,我翻他兜,本里写了几篇日记,写道,我最喜欢上五台山去看看,师父不给我假,里面夹了二百元钱,估计是准备上五台山的吧!终身的后悔遗憾!死别的徒弟也想,但没像他这样,他特别好,这个人,谁骂他一句,谁踢他一脚,他也不吱声,起早贪晚,叫他干啥他干啥,我上哪去都叫他看家。所以,(他死后)我(每当)一回到如来寺就(到仙人洞)唱个《香赞》,就一次没去,车差点翻了,抛锚了------

这个和尚在我心目中永远不能消失,他死那年三十六岁,他爸爸去了,跟我说:“师父,  你别后悔,我在家早给他算命了,他就活三十六岁,到寿就走。”我说:“他出家了,应该解脱了。”

在如来寺,最艰苦,最苦最累,刚一去时也挺穷的,就把他调去了,帮助通妙,临终时二十四个和尚抬他上火化场,他的棺椁上面全是花,大家都很惊呀! 这么多年来火化场没见到这么隆重的,心肝欲碎呀!比死姑娘儿子还难过。那人非常好,就是师父的责任,没有管理好,没有教育好,别乱发愿,有病没病及时去大医院治,以为长个包就做个手术行了,反正也是因缘,就死了,特别后悔。死一个和尚不要紧,不是的,因为一个和尚在庙里,特别优秀,好多人一提他,大伙都特别赞叹他。

   这么多年,我也送走了好多年青的,年老的,半老不老的,有七八个了,女的还有两三个,共计十多个,都是比我岁数小的,还是要人过留名,雁过留声,留点好名誉。


咱们清泉寺是成就人的地方,从这里走出去的和尚都特别优秀,有在各庙主持的,还有在外头庙的,都是在清泉寺成就的,又艰苦又没钱,那时候,和尚不会花钱,给谁钱都不要,就我们的钱放在桌上一打,两三天都不会丢的,我们没有木橱子,就不大个桌,有个小抽匣,钱就放在那也不拿,没一个人动庙上的钱,都懂因果,都知道修行,特别用功,所以,才有今天的成就。

我们这里的居士也特别好,就象万寿寺的通住师、通拜师等好几个,都是在这做饭的,后来老了,都找师父去了,都剃度出家了,能  干点啥就干点啥,现在,有的往生走了,在的都挺好。

所以,我们大家学习佛法,不用可哪参访,有的说,学佛太苦了,我说,你们谁有师父这个苦,你们就是佛,保证。就我(当年)饿的累的在那滚下去了,啥也不知道了,醒后,果生在那背着我,一步一步地走,有病,就在那守着我,侍候我,我妈有病,我到处去(弘法),他跪在我妈面前,一天念一部《金刚经》,一天一部,我妈说:“别念了。”他说:“不行!”一直念了二十多天,我妈好了。做点什么好饭,亲自给我妈送去。大孝,他就为了孝顺他妈才出去了。他气性大,后来,肺有病,刚出院,就拜忏,相当地刚强,真是金刚不坏身,他拜经,《法华经》、《金刚经》、《楞严经》、《弥陀经》、《普门品》,一字一拜,在山洞都拜完了,每天干活,累得不行了,拜到十点,有时拜到十一点。有一次,我去看他,他说:“师父,你不用管我,我愿意拜多长时间就多长时间。”后来,我就不管了。

真用功啊!曾经坐过七天,一口饭没吃,在山洞里。是相当好修行的弟子,现在他走到哪,都跟一帮,说是来恭敬师父的,还不如说是恭敬他,相当受人恭敬了。他这人特别倔,但人特别好。

     我有一小部分弟子,相当地修行,相当地用功,而且也特别(恭敬师父)。

有个通佛师父,我有病,陪我一两个月,一天都不离开我,我手术时,给我念佛。


我对清泉寺特别有感情,今天第二次开光,寺院已交给行愿(管理),是我的徒孙,他身体有病,我们寺院给治好了,小行愿还不错,知恩报恩,在这顶着这寺院。

今天,我就讲到这里。(阿弥陀佛!)

 (选自20116月清泉寺开光开示)


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
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
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
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